Tibetan-Chinese Buddhism MetaTranslation

Welcome to Sherab Chen's Dharma translation & research blog!

重讀《宗喀巴評傳》回憶與褚俊傑先生結識一二事

leave a comment »

王堯、褚俊傑合著的《宗喀巴評傳》成書於1991年, 最初付稿於南京大學中國思想家研究中心, 但因故未能按時出版, 而被作者的台灣同事攜去先在台北由東初出版社列入智慧海叢書第26種刊出. 後於1995年方由南京大學出版社列入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第114種出版. 增加了兩章內容和一篇褚俊傑翻譯的松本史朗《宗喀巴中觀思想研究》論文一篇. 我現在看到的就是南大版的2001年第二次印刷本. 根據王堯寫的前言和後記, 以及我個人接觸褚先生的記憶, 此書主要內容, 特別是哲學思想部分均為褚俊傑執筆.
 
回憶當初與褚先生認識也正是在1991年前後. 記得第一次是通過法友茹勁的介紹拜訪褚先生的. 後來又與時已在故宮博物院工作的文華一同請他為我們講解一些佛典梵文, 因此有了經常去他家裡的機會. 那時他好像剛剛調入藏學中心, 之前是在社科院民族研究所吧, 具體情況記不太清了. 只是很清楚地記得他說的這樣一件事. 有一次他與一些西方學者談起在西藏工作時的事, 話題轉到西藏的飲食, 說到吃糌粑, 他說"很苦啊", 那些外國學者誤解了他的意思, 說"不, 糌粑不苦啊!" 他們沒有理解他是在說"艱苦". 對於一個漢族人特別是出生在南方的人而言(褚先生出生在上海), 每天只有糌粑吃是一件很苦的事. 可能就是由於那時艱苦的工作環境, 使他的身體健康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我認識他的時候, 他的胃病已非常嚴重. 當然, 他的胃病我相信也與他工作過度有關. 褚先生是一個工作起來非常忘我的人. 我曾親耳聽到與他在同一個辦公室的同事說, 當褚俊傑在辦公室的時候, 他們都會覺得慚愧, 因為你從來看不到他會浪費時間或在工作時做其他不相干的事情. 他會從早至晚在那裡勤奮於研究.
 
我相信任何一個見過他的人都會對他在語言上的造詣留下深刻印象. 我不知道是否應該說他有語言天才, 但他的確精通很多種語言. 除了對於一個佛教學者而言所必學而且已經很難學的語言, 如梵文、藏文、古典漢語以外, 他還精通多種外語包括英、德、法、日等等. 這些使得他的研究基礎非常堅實和寬廣, 可以說他的研究潛力在語言能上已達到像陳寅恪那樣的水準. 當然他最精通還是藏文. 他最初是研究西藏本教的喪葬儀式, 他對於藏文文獻的通達使得一些西藏宗教人士都對他刮目相看. 據說有一次他訪問藏區一個本教寺院, 與寺主談話後, 那位本教寺主認定他是圖彌桑菩札(西藏文字創始者)的再世, 並將寺內供奉的一幅圖彌桑菩札唐卡取下來贈送給他. 這幅唐卡就掛在他家中書房的壁上. 我曾仔細看過那張唐卡, 覺得畫上的圖彌桑菩札真地和褚俊傑的眼神和臉型有些相似! 也是瘦瘦的並有一個比較尖的下顎.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sherabchen

December 25, 2007 at 6:38 pm

Posted in book review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