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an-Chinese Buddhism MetaTranslation

Welcome to Sherab Chen's Dharma translation & research blog!

至尊那若空行母茶供法

leave a comment »

依照請求翻譯此文法友的要求, 此處隱去全部譯文. 欲索取者請到格魯修學社區聯係Tsering.

 

【翻譯緣起】–轉載法友朗柏朵旦在格魯修學社區所發”關於如何索取新譯《那若空行母茶供法》(藏漢合璧)的說明

1. 《那若空行母茶供法》(原標題《茶供法》)係格魯派著名大成就者烏曲達瑪巴扎(法賢)尊者所造,是目前最主要的或許也是唯一的依那若空行母修茶供的儀軌。 北平密藏院曾印行過漢譯本(譯者不詳),但文字和譯例均似有可再抉擇處。

恩師 楊公德能居士和胡公繼歐居士 在北京的部分學生前些年請妙音勝慧(Sherab Chen)譯師依據藏文修訂該譯本。 但經核對藏文,譯師發現該譯本意譯成分較大(密藏院辛上師的翻譯基本是直譯,所以該譯文很難確定是否爲辛上師所譯),不易修訂,遂決定重譯,并曾就文中部分疑難請教於舉麥(下密院)堪索仁波切洛桑強巴(善慧慈氏)恩師,又由安多普華杰先生審閱了譯文全文。 文成,又由末學代爲請問於舉麥堪索仁波切如何發送給修學者。仁波切開示:此文屬於無上瑜伽部,不宜直接在網上貼出,但可以告知大家,此文已譯就、可以索取云云。 遂謹依師囑,在此公告。 由於末學是密法的門外漢,近來又雜事纏身,唯恐慌亂中難免出錯,所以請Tsering兄負責發送。具體程序Tsering兄會在下面說明,請大家留意。 另外,此茶供法由怙主喇嘛索巴仁波切親自譯爲英文,和其他那若空行母法門的常用儀軌的譯文(廣軌、火供、閉關等)一同收入護持大乘法脈基金會(FPMT)出版的那若空行母修法手冊中(若請購,須說明自己受過此法)。

此文的翻譯實屬一波三折,從北京的同學請求譯師整理到最後重譯圓滿,過去了七年,中間坎坷不斷。舉例說,本來Tsering兄托人在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找到了烏曲達瑪巴扎尊者的文集,但當他興沖沖趕去時,發現唯有茶供這一頁模糊不清、無法閱讀!後來譯師又四處找尋,總算在外州一所大學的圖書館找到烏曲達瑪巴扎尊者的文集,但因文集卷秩浩繁,對方拒絕館際寄送。 譯師只好驅車數百哩到人家圖書館去借閱。 如此種種,來之不易,所以甚望諸位法友珍惜。

謹以此文紀念譯師、Tsering兄和我的
恩師 楊公德能居士和胡公繼歐居士,惟願至尊師長生生攝受,恒常不離,又願至尊師長的一切凈願悉能圓滿成辦! 又願一切具量善知識皆能長久住世,事業增長,尤願宗喀巴大師的清凈顯密教法直至輪迴盡時光顯於十方! 也祝願諸位法友福慧增長,早證佛果。 又特別爲從未謀面的網友恩兒迴向,願她能獲得那若空行母攝受、如願往生空行剎土。

2. 我看到上面有法友要“一本”,其實哪有一本啊,6頌而已(另有後跋一頌),但譯注就有7個。 我和譯師開玩笑,有他在這6頌上下的功夫和時間,擱別人,都夠翻廣軌的了。 建議請索的各位務必讀讀譯注,我相信會很有幫助。對學藏文的法友,這也是很好的教材,烏曲達瑪巴扎尊者不僅是佛法(尤其是密法)的大師還是西藏最杰出的語言學家和文學家之一,對藏文語法學有非凡的貢獻。 想了解梵藏漢佛教術語關係的,也可以從中得到有益信息。總之,譯師傾注這么大心血,我覺得值,否則哪對的住烏曲尊者。

舉麥堪索仁波切的侍者總是像小孩一樣口無遮攔。 看到我把這篇譯文獻給仁波切,就說:要是這么念一遍再喝,茶早涼了。 所以要再是“一本”那麼長,就得早午飯合一了。

非常感謝Tsering兄主持此事,感謝各位請索,還是那個請求,不管你是誰,都歡迎你就譯文本身提出批評和建議。 向我們提過建議和疑問的法友都知道,這可從來不是句過場的客氣話。

Tibetan title: ja mchod vbul tshul (Method of Tea Offering)
Author: dngul chu dharma bhadra
Translated from Tibetan into Classical Chinese by Sherab Chen

༄༅། །ཇ་མཆོད་འབུལ་ཚུལ།།

至尊那若空行母茶供法

烏曲‧達摩跋多羅(法賢) 造
妙音勝慧(Sherab Chen) 譯

(譯文此略, 欲索取者見上說明 — 譯者)

。。。。。。
此茶供之法 由第巴達傑
殷重而祈請 法賢所寫造
須傍[7]

[注]
1. 「依」: skyabs, 歸依(對象). 眾: tshogs, 亦可譯作「會」、「會眾」. 此句意為總攝歸依處之上師本尊會眾, 「依」字提前, 為本句重點強調.
2. 「形 極美之器」意為有極美形的器.
3. 「澤」: mdangs, 光澤, 色澤. 「澤」,《說文》: 光潤也. 「龍腦香」: ga bur dri nged, karpūra-gandha, 《瑜伽師地》譯例. 龍腦即冰片.
4. 此句意為: 祈請加持我之三門. 藏文原文「我」字提前, 表示重點強調.
5. 「錯現」: ‘khrul snang, 錯亂迷惑之顯現. ‘khrul, 《瑜伽師地》譯例:「錯誤」、「迷亂」等.
6. 「希有」: rmad byung, adbhuta, 《瑜伽師地》譯例.
7. 「須傍」: 梵語Shubham 清淨吉祥之義.

【譯跋】
此《那若空行母茶供法》, 出烏曲‧達摩跋多羅(法賢)文集KHA函, 舊有古洗里衮却多爾吉(辛上師法金剛)七言漢譯, 未譯後跋. 今為體現藏文原文特殊歌體風格及為便與藏文合誦之故新譯為八言(同藏文格式), 補譯後跋, 略加注解, 統一譯例. 妙音勝慧(Sherab Chen)謹識. 公曆2009年6月18日(藏曆七月廿五會供日).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sherabchen

November 5, 2010 at 4:23 am

Posted in ślok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