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an-Chinese Buddhism MetaTranslation

Welcome to Sherab Chen's Dharma translation & research blog!

《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譯輯緣起

leave a comment »

Tara 4 Mandal Offering New Translation Project Intro (1)

本項目特別紀念我等具恩上師
~ 夏日東-洛桑協珠嘉措(善慧講修海)仁波切圓寂十週年
僅以此編譯所獲微少福德迴向諸恩師長 足蓮堅固 垂顧加持

【法門之利益】
修習救度母法門,可以幫助我們迅速增長福德和智慧,會聚順緣條件、消除違緣障礙,在能獲得世間安樂的基礎上增進道業,使有暇人生具有意義。而救度母四曼荼羅法結合了救度母二十一禮讚與供曼荼羅法,是格魯派繼承阿底峽傳規的殊勝法要之一。包括我們有直接師承關係的很多佛教大德都十分重視這一法門。

近年來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在學習佛法特別是藏傳佛法,其中漢語族群也佔很大比例。很多人熱衷於密續特別是無上部密法,認爲只有這些才是快速獲得成就的方便法門;還有一些人熱衷於高深教義的思辨證悟。然而密法不是空中樓閣,教理的證悟也不是無根之木。如果沒有一定的福德和智慧,就不具備修習密法和覺悟空性等義理的條件。先師夏日東仁波切就曾一再教示我等弟子:顯教如樹之幹枝,密法則是所生之華。 又曾囑咐我特別轉告漢地同學,平時應於供水、供燈、供曼荼羅等基礎多作修習,切莫好高騖遠。

此外,我們末法時代的有情往往福德不足。表現在一些人雖享有世間安樂但卻無緣聽聞佛法,一些人雖然有緣聽聞佛法但卻有經濟上的或其他不利於修行的種種困難。雖說世間安樂並非學佛者究竟所追求,但是如果不具備一定順緣,也難以安心修習。 在今天物欲橫流、邪見盛行的時代(濁世),很難生起出離心和菩提心。經濟問題、家庭不和等等逆緣雖然可以轉爲道用,但沒有相當的智慧則難以作到,並且很容易令人退失信心。對佛法沒有信心或認識的人還會因此對學佛的人產生誤解甚至譏毀。特別是很多在家居士在如此環境中,往往承受著社會和家庭的壓力,在維持自立、改善家人生活和學佛之間苦苦掙扎。針對這些問題,我們深感提倡修習這一救度母四曼荼羅法的重要性。

【法本之利於普及】
藏傳佛教中的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有多種,但大多都是依照密續軌則編著,因此需先得密續灌頂才能修習。如烏曲-達瑪巴扎尊者所造儀軌及雍增-意希堅參的《救度母四曼荼羅釋》等均按事續部傳規,而雍增-赤江仁波切所造儀軌更依據無上瑜伽部傳規。相比之下,這裡介紹的江隆班智達所造儀軌卓然獨立,有其不共的優勢:首先,這是一部屬於一類特殊的可稱作『契經教授』(藏文mdo sde man ngag)或『經軌』(藏文mdo chog)的修習法,與藥師七佛經軌和十六尊者祈請供養法等同屬一類法門。這種經軌式修習法的特點包括在起修時,不作自起本尊,不用密續法的觀空和淨障咒,而是以出於契經的《供養雲陀羅尼》和『三寶諦實』等四種力來加持處所、供物等。修誦這類儀軌無需灌頂,這一點爲教內大德所共許(當然師傳還是必要的)。因此,即使是沒有得到密法灌頂或沒有學過密續法的人也可以依照這一法本修習救度母四曼荼羅法。其次,這一法本雖然不需先學密續法,但具備修、誦、供、讚四支分,從而不失此法門的任何殊勝性質。 由於這兩大特點,這一儀軌不僅可據之以作完整的自修,而且更利於普及和適合於接納更多信眾的共修。

【與漢語族群之特殊因緣】
我們知道,自清末民初佛教再次復興以來,藏傳佛教與內地佛教的交流已深入到民間,自此而逐漸形成學修藏傳佛法的漢語族群。正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格魯派所繼承的阿底峽傳規的救度母四曼荼羅法門約在民國三四十年代首次傳入內地,而約於1943年前後,湯薌銘居士首次譯介的《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就是這一歷史的文本見證。同時,這一文本也證明了當時在北京傳授此法的西藏大德所選定的法本就是江隆班智達的依據『經軌』傳統所造的儀軌。這一儀軌並且成爲當時北京菩提學會每月共修之法。

先師楊德能、胡繼歐居士曾於1990年代在北京佛教居士林恢復原北京菩提學會每月初八共修《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的傳統。每次初八共修,兩位恩師皆不辭辛苦、親往主持,常年堅持不輟,接引利益了很多信眾。有一年至尊怙主巴庫拉仁波切的一位親人從拉達克來北京,參加了居士林救度母四曼荼羅共修後,讚嘆不已,表示在北京居然有人共修救度母四曼荼羅實屬不可思議。但自兩位恩師往生後,由於種種善緣難以聚合,這一良善傳規也繼之以艱。我們多年來深念師長恩德,每思能將修誦救度母四曼荼羅的良善傳規廣泛推介給漢語族群的法友們,同時也希望能將這一殊勝法本重新輯定,以使兩位恩師所提倡的救度母四曼荼羅法的漢譯本更加完善。這就是我們開始《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譯輯項目的初衷。

【法本重新譯輯之必需】
在本項目的編譯過程中,我們經過查詢不僅確定了在湯薌銘居士初譯本上題名爲『語王善慧教幢』的作者就是清乾隆年間以江隆班智達著稱的阿旺洛桑丹貝堅參(語自在善慧教幢),而且幾經周折,最終完整匯集了儀軌藏文原文及一切所需文本。在輯定和校勘原文文本的基礎上,我們認爲有如下四個原因必需重譯:

  1. 很多關鍵文句的含義需要再抉擇和提供更明確精準的譯文
  2. 需要釐定和統一譯例
  3. 湯薌銘初譯本中有部分缺失內容需要補充
  4. 提供完整藏漢對照版

重新翻譯和輯訂所涉及較大部頭的文本包括:

  • 救度母二十一禮讚
  • 二十三堆曼荼羅文
  • 三十七堆曼荼羅文
  • 江隆班智達儀軌本文

此外,還特別對歸依發心文句、賢行願前十二頌、七堆曼荼羅(『大地塗香』頌)文、加持供物和結行時祈容恕等儀軌常用文句重新加以抉擇釐正。

或許有人會說這些文字大多已經翻譯過了,藏文文獻那麼多,爲什麼不先譯沒譯過的?首先要說明的是,我們並非標新立異,而是要站在前人的基礎上把翻譯事業做得更好。固然有很多藏文典籍需要翻譯,但我們相信追求質量和實效而不是追求數量和速度是翻譯佛典的正道。第二,我們佛教翻譯的目的是爲佛教修習服務。在今天,受過現代教育、習慣於精確而非談玄說妙的學佛者需要在學修中準確把握文義,而不是照本宣科,才能在實修中獲得效益。最後,我們主張從藏譯漢的佛法翻譯必須同時考量古譯與新傳,換言之就是需要在準確傳達藏文意趣的同時,盡量作到與玄奘等爲代表的傳統漢譯佛典譯例相一致。在與古譯譯例無法統一時,也要遵循一定的原則。這些問題,譯者在下面的介紹和譯注中會有更具體的說明。

編譯者:景宗、妙音勝慧 2011年12月7日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sherabchen

December 6, 2011 at 10:10 pm

Posted in projects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