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an-Chinese Buddhism MetaTranslation

Welcome to Sherab Chen's Dharma translation & research blog!

Archive for the ‘pūja/sādhana’ Category

《特別護法塚間主朵瑪供法》

with 11 comments

A Sadhana of Offering Torma to Shri Shmashana Adhipati Chinese translation with Tibetan and notes (PDF)

【文件】藏漢合璧版 (PDF文檔)

【關於『尸陀林主』名稱之訛誤及正譯『塚間主』名義】

當我們說到那若空行或吉祥勝樂法門中的一尊特別(不共)護法,即住在墳場,現為骷髏相的護法(雙尊)時,流行的稱謂是『尸陀林主』或『寒林主』。這一稱謂實屬歷史性誤傳。但因其流行如此普遍,從未有人認真追究,於是以訛傳訛至今,以致一些譯者(包括本人在內)雖知其誤,但為了順從大眾『世間稱許』,也曾一直沿用『尸陀林主』,頂多會加個註解。去年,應法友才仁之求而翻譯此尊護法的一種朵瑪供養儀軌時,法友慈祥嚴肅地要求我(是地,他的法名叫『慈祥』,但他很『嚴肅』)借此機會將此名稱譯例加以訂正並作說明,故有下文。順便一提,漢傳佛教中這樣的『歷史訛誤』不止一個,漢傳佛教因循守舊的習氣也十分嚴重,我們認為實有必要利用翻譯學習藏傳佛教的良機,一一予以舉出討論並求正解。

『塚間主』:藏文dur khrod bdag po,梵文śmaśāna-adhipati。(在漢地佛教信眾中)流行的名稱『尸陀林主』或『寒林主』系訛誤,正譯當作『塚間主』。藏文dur khrod,即梵文śmaśāna,玄奘譯例為『塚間』。而音譯『尸陀林』或意譯『寒林』是梵文śītavana(藏文bsil ba’i tshal)的對譯,是佛經記載的摩揭陀境內一處棄屍場。所以,『尸陀林』是特稱,指一處『塚間』;而『塚間』是泛稱,指一切棄屍處。毋庸置疑,此本尊是所有塚間或棄屍場之主宰,並非只是住在摩揭陀的『尸陀林』那一處!儀軌中的事業咒中也明確給出śrī-śmaśāna-adhipati(室利-悉瑪夏那-阿梯巴底)即『吉祥塚間主』的名稱。此外,注意『尸陀林』一詞中『尸陀』是梵文śīta的音寫,有寒冷的意思,因此正確的意義是『寒林』;但因古譯音寫法用了『尸』字而被誤解為『屍體』,因此進而有將『尸陀林』簡寫作『屍林』的,貌似有理,實屬訛誤。雖然『尸陀林』的確是一處丟棄屍體的地方,但這個地名的意思卻不是『屍林』。而『塚間』(梵文śmaśāna,藏文dur khrod)才是『棄屍地』或『火葬場』等的總稱。

梵文śmaśāna(悉瑪夏那)一詞由śma和śāna兩部分組成,śma即śava屍體,śāna即śanaya意為『間』(或『床』),因此玄奘譯作『塚間』。這個詞在印度現在多指火葬場(cremation ground),這從此尊護法另一(不是正名的)名稱citipati也可看出,citika即火化堆(funeral pile),citipati即『火葬場之主』。但從古梵文śmaśāna(悉瑪夏那)一詞『屍-間』的名義上,似可推知印度更古老的處理屍體方式並非火葬,而是丟棄到一處(任鳥獸啄食),因此『悉瑪夏那』就是漢文意義上的墳場(charnel ground),這也與佛教典籍中對這類地方的描述吻合,同時證明玄奘譯例『塚間』一詞中『塚』字使用的正確性。

【譯跋】
此塚間主朵瑪供獻儀軌文係應才仁法友請求,從恩師楊公諱德能(法名丹巴南傑此云教勝)之手抄一那若空行儀軌藏文法本摘錄譯出(原件現藏恩師故宅),對抄本中個別藏文字作有修訂,見下註2。譯者謹識,2012年7月29日(農曆六月初十會供日後)於美俄州哥市藍琉璃光譯室。

Written by sherabchen

April 12, 2013 at 8:35 pm

《六分瑜伽攝頌》Six Session Yoga (verse)

leave a comment »

(項目進行中)

至心歸依三寶度眾生 皆離熱惱安立畢竟樂
爲此我當獲正等覺故 發菩提心學勝者子行
於前空中座蓮日月上 根本上師遍主金剛持
身色青藍持杵鈴擁抱 界自在母欣享俱生樂
三處誌以三字吽之光 迎請諸智慧尊成一味
金剛持足蓮下恭敬禮 供以外內秘密供雲海
山洲寶及藏瓶日月等 無上普賢供養我奉獻
無餘一切勝共諸悉地 皆隨如理親近尊怙至
見已遍捨乃至身與命 修習唯令尊喜祈加持
如是祈請上師臨頂上 入於自己成無別一味
我即金剛薩埵持杵鈴 抱薄伽梵母享俱生樂
處身受用三時諸善聚 利諸母故當無惜而捨
別解脫菩薩密咒三種 制限縱爲命故亦不捨
三乘四續所攝教證法 善持方便圓滿救眾生
此善迴向爲成就三時 善逝及子行願持正法
三寶加持無欺緣起力 善願成就速獲證佛位

Written by sherabchen

January 5, 2013 at 5:54 am

Posted in pūja/sādhana

Tagged with ,

二十三堆曼荼羅供養法 23 Heap Mandala Offering

with one comment

The 23 Heap Mandala Offering method has a special lineage importance for the Geluk-pa School founded by Tsongkha-pa. Compared with another more popularly practice, the 37 Heap Mandala Offering, the 23 Heap is not known to many even among Tibetan practitioners. Ours is the 1st time thorough introduction and translation of the 23 Heap Mandala practice into Chinese. My dedication to Chinese Buddhist practitioners who follow the Tibetan tradition!

【提要】《二十三堆曼荼羅供法》在格魯派傳承上有極特殊意義,因爲這是宗喀巴大師的親身實踐。然而由於諸種原因,與比較流行的三十七堆曼荼羅修法相比,二十三堆曼荼羅修法較少人知。本翻譯項目首次詳細譯介二十三堆曼荼羅供法。我們迴向所有福德於漢地修學藏傳格魯教派的修行者。

藏漢合璧譯注版 Tibetan-Chinese with translation notes(PDF 660 KB)

【翻譯緣起】

積集資糧淨除業障的最殊勝方法之一即向上師本尊三寶供獻曼荼羅。這一傳統如馬鳴菩薩在《事師五十頌》中所說:

殊勝信心三時中、俱華掌奉曼荼羅
供事說法上師尊、並以頭敬禮其足

這裡的『曼荼羅』(梵文maṇḍala,藏文dkyil vkhor)乃指整個世界,而供獻曼荼羅的意思就是觀想將整個世界捧持於雙手,並勝解爲清淨剎土而奉獻。在實際修行時,傳統上是以曼荼羅盤和上面的花、穀粒或寶石的混合物堆砌而成。佛教關於世界建構雖然在《俱舍論》中可以找到清楚的闡述,但獻供時具體選擇哪些來代表則出現差異,因此而有所謂『堆數』不同的修法,如三十七堆、二十七堆、二十五堆、二十三堆及七堆等。據帕邦喀大師(1878-1941)講授(見《掌中解脫:菩提道次第二十四天教授》第五天開示),三十七堆曼荼羅供法是薩迦派祖師帕思巴法王創立的規範,而宗喀巴大師的規範則修二十三堆。雍增-益希堅參(1713-1793)在其《上師供養法引導:開顯密要耳傳教授寶藏》中說:『[曼荼羅供法]雖見有二十三堆或三十七堆等多少不同,但此二十三堆者乃是那若巴大班智達及阿帕雅噶惹[笈多](abhyākara-gupta)等印度眾多大成就者以及至尊一切智所實踐,而且溫薩巴父子也如宗喀巴大師的實踐而修此二十三堆,因而上師供養法在此處也作此二十三堆之法。所謂二十三堆,即四洲、八少洲、七寶、大寶藏、日月及妙高山共二十三堆。』 雖則如此,也許是因其枚舉最爲完全的緣故,三十七堆曼荼羅供法在西藏的流傳仍較二十三堆供法更爲普遍。這種情況也延續在藏傳佛法介紹到漢地的過程中,如安欽上師講《供曼荼羅文觀行記》中所傳授的也是三十七堆。因此漢地學法者大多不知二十三堆曼荼羅的具體修法。三十七堆曼荼羅供法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鑒於二十三堆曼荼羅供法在格魯派傳承上的特殊意義,我們借此次重譯《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的機會,特別整理翻譯並鄭重介紹二十三堆曼荼羅修法。

在譯事過程中我們還發現藏文二十三堆曼荼羅供法也有兩種不同念誦法,基本差異在於是否帶有(保留)梵文種字及生起咒。其中見於宗喀巴大師文集之《密集廣軌》 中的方法是先誦各事物之梵文種字及生起咒再誦相應藏文名稱(下稱第一種);而另一念誦法省卻了梵文種字生起咒(第一二句除外),這種念誦法我們在宗噶-吉美丹確嘉措(1898-1946)文集 中找到一個例本(下稱第二種)。下面就推出兩種念誦法的新譯。在第一種的譯文裡加入了雍增-益希堅參《上師供養法引導》中的說明文字(以小字引於{ }中),希望能對大家修供曼荼羅時有所助益。具體作法請依上師傳授。

【附表】曼荼羅堆數對照兼作釐定譯例(說明見【譯注】)

37堆 妙高山、四洲(勝身、贍部、牛貨、俱盧)、八少洲(身及勝身、拂及勝拂、諂及勝道行、俱盧及匹俱盧)、眾寶山、如意樹、滿欲牛、自然稻、輪王七寶(輪寶、摩尼寶、尊女寶、主藏臣寶、象寶、馬寶、主兵臣寶)、寶藏瓶、八天女(嬉女、鬘女、歌女、舞女、華女、香女、燈女、塗女)、日、月、眾寶傘、尊勝幢
27堆 妙高山、四洲、八少洲、眾寶山、如意樹、滿欲牛、自然稻、輪王七寶、寶藏瓶、日、月
23堆 妙高山、四洲、八少洲、輪王七寶(象寶、主藏臣寶、馬寶、尊女寶、主兵臣寶、輪寶、摩尼寶)、大寶藏、日、月(注意:輪王七寶次序位置與37堆不同)
25堆 23堆如果將大自在金性地基和外鐵輪圍山計入即爲25堆(根據帕邦喀大師《掌中解脫》教授)
7堆 妙高山、四洲、日、月

Written by sherabchen

November 9, 2011 at 3:30 pm

Posted in pūja/sādhana

Tagged with

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

leave a comment »

《救度母四曼荼羅儀軌》A New Chinese Translation of Tara 4 Mandala Offering
妙音勝慧 由藏譯漢 by Sherab Chen
—藏漢合璧版PDF(forthingcoming…)

【第一曼荼羅】
[此第一部曼荼羅,供養上師本尊會眾]

歸依發心
諸佛正法眾中尊||乃至菩提我歸依||我所行此布施等||爲利眾生願成佛
加持供

  • 供養雲陀羅尼
  • 諦實力(用五世達賴藥師廣軌)

迎請資糧田
奉請悲憫自性本傳師||本尊天眾救處勝三寶||勇士空行護法守護眾||祈請來臨於此供養處||

修賢行七支
盡諸所有十方世界中||行於三世一切人師子||我於彼等一切前無餘||皆以清淨身口意敬禮||
即以彼诸賢行祈願力||一切勝者於意之現前||我以等剎塵身至恭敬||最極敬禮一切諸勝者||
於一塵端如塵數諸佛||悉皆安住於諸佛子中||如是一切法界盡無餘||勝解一切勝者悉充滿||
稱揚彼等無窮盡諸海||以諸一切雅音支海聲||最極讚歎諸勝者功德||我亦稱讚一切諸善逝||
以殊勝華及殊勝華鬘||殊勝伎樂塗香及傘蓋||殊勝燈明以及勝薰香||於彼諸勝者前我供養||
以諸殊勝衣服及勝香||末香囊聚等同蘇迷盧||一切尊聖莊嚴中最勝||於彼諸勝者前我供養||
所有任何無上廣大供||彼等我勝解一切勝者||以諸信解賢行之力故||敬禮供養一切諸勝者||
貪欲瞋恚愚癡勢力故||由身與口如是亦由意||任何我所造作之惡業||一切我別別發露悔除||
十方一切勝者及佛子||所有獨勝有學及無學||一切眾生之任何福德||彼等一切我悉皆隨喜||
所有彼諸十方世間燈||次第現證菩提得無滯||我於一切彼等怙主前||勸請為轉無上正法輪||
任何若欲示現般涅槃||我即至誠合掌而祈請||為諸眾生利益安樂故||願等微塵數劫而安住||
敬禮供養及發露悔除||隨喜勸請以及作祈請||盡我所積任何少分善||一切悉皆迴向大菩提||

獻曼荼羅(二十三堆)
歐-姆 瓦吉日-阿 普彌 啊 吽 大自在金性地基
歐-姆 瓦吉日-阿 日-哎克 啊 吽 外鐵輪圍山
[歐-姆 杭 蘇瑪德雅 蔑日-依瓦 那摩] 中間蘇迷盧
[歐-姆 央 布爾瓦 威迭哈雅 那摩] 東勝身洲
[歐-姆 讓 疆布德威巴雅 那摩] 南贍部洲
[歐-姆 朗 阿巴日-阿噶歐迦-爾雅 那摩] 西牛貨洲
[歐-姆 旺 烏達日-阿 古日-阿威 那摩] 北俱盧洲
[歐-姆 央 烏巴德-威巴雅 那摩 {二返}] 身及勝身
[歐-姆 讓 烏巴德-威巴雅 那摩 {二返}] 拂及勝拂
[歐-姆 朗 烏巴德-威巴雅 那摩 {二返}] 諂及勝道行
[歐-姆 旺 烏巴德-威巴雅 那摩 {二返}] 俱盧及俱盧月
[歐-姆 央 噶迦日-阿特那耶 那摩] 象寶
[歐-姆 讓 普汝沙日-阿特那雅 那摩] 主藏臣寶(長者寶?)
[歐-姆 朗 阿悉瓦日-阿特那雅 那摩] 馬寶]
[歐-姆 旺 斯-德日-以日-阿特那雅 那摩] 后妃寶
[歐-姆 央 康噶日-阿特那雅 那摩] 將軍寶
[歐-姆 讓 迦各日-阿日-阿特那雅 那摩] 輪寶
[歐-姆 朗 瑪尼日-阿特那雅 那摩] 摩尼寶
[歐-姆 旺 瑪哈尼特-以日-阿特那雅 那摩] 寶藏瓶
[歐-姆 蘇爾雅 那摩]
[歐-姆 堅德日-阿 那摩]

【新譯說明】
(forthcoming…)

在線譯注

Written by sherabchen

September 2, 2011 at 12:56 am

增廣聖教如意摩尼

leave a comment »

《增廣聖教如意摩尼》
雍增‧益希堅參 造 妙音勝慧 由藏譯漢

【藏文標題】thub dbang gnas brtan bcu drug dang bcas pa la mchod cing gsol ba gdab pa’i tshul thub bstan rgyas byed yid bzhin nor bu
【漢譯標題】供養祈請牟尼主及十六尊者法–增廣牟尼聖教如意摩尼
【作者名】Tshe-mchog-glin Yongs-‘dzin Ye-shes rgyal-mtshan 策確嶺‧雍增‧益希堅參(智幢)
【翻譯所據版本】Tshe-mchog-glin Yongs-‘dzin Ye-shes Rgyal-mtshan gyi gsung ‘bum. Tibet House Library no.1, 16. TBRC reprint 1224, p.135-171

【狀態】
進行中。。。

【文件】
forthcoming…

Written by sherabchen

August 7, 2011 at 2:55 am